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其他教育 >

封闭与开放:职业能力测评之惑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时间:2016-09-07 17:47 点击:


  摘要:技能竞赛是以单一封闭型任务或简单叠加型任务完成作为评价的“话语及其实践”的主要甚至是唯一的方式。职业资格考证以“纸笔测试+现场实操”二元化封闭方式进行。二者对学生职业能力的评价深陷“价值虚无”的困境。KOMET测评技术是在基于典型工作任务基础上,采用开放性测试题目对真实的职业工作世界加以变性应用,但学生没有机会论证并评价解题方案及解题的多种可能性,因而职业能力的衡量尺度也只限于“开放中的封闭”。

  关键词:岗位职业能力;技能竞赛;职业资格考证;KOMET;封闭与开放

  中图分类号:G640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5-1422(2016)08-0015-03

  2010年8月至2014年5月,笔者参与了学院申报国家骨干高职学院的申报与建设过程(建设总方案的策划、设计、撰写、答辩)并负责实施央财支持的重点建设项目——数控技术专业的方案的设计、撰写及实施。主体多元、方式多样、内容多维度对学生职业能力进行测评是 “人才培养与课程体系改革”的一个必不可少的验收要点。

  时间回溯至2005年,国家每年投入100个亿建设100所示范性高职院校,引领高等职业教育专业建设和课程改革。2009年又遴选100所高职院校推进以学生岗位职业能力提升为中心的校企合作体制机制创新。伴随着体制机制创新一些长期困扰岗位职业能力提升的瓶颈正在逐步被打破,组建政行企校(政府、行业、企业学校)四方联动的合作理事会,引企入校,建“校中厂”,推校入企,建“厂中校”,在学校建立技术服务研发推广中心、大学生素质拓展中心和职业教育创业园, 改革人事制度,扩大企业兼职教师的人数和比例,联合组建“双师型”教师团队,进一步拓展优质学生实习就业基地,大力改善专业实验实训条件,对社会开展高技术培训等。

  高等职业教育课程改革的根本目的是培养学生的职业岗位工作能力,而不仅仅是表面化的事实性的知识和操作技能。课程改革的核心内容以职业岗位工作能力培养为目标,以典型工作任务为课程基础,以完整工作过程为能力建构模式。建立在职业效度上的典型工作任务的课程内容开发是以对完整工作过程的规划和实施来提升学生职业岗位工作能力作为知识手段的权变性运用。无疑,对典型工作任务的认识和理解直接影响着学生职业能力评价的任务设计。而作为职业岗位工作能力表征的工作过程,其完整的工作过程模式“至少应当涉及三个方面,即结构的完整性(获取信息计划、实施和评价)、要素的全面性(任务、工作对象、工具、工作方法、劳动组织、工作人员与工作成果)和包含“工作过程知识”。调和课程效度与职业效度,在工作过程中努力实现融知识、技能与职业精神于一体职业岗位工作能力培养。只要教学内容来自职业及职业发展具有典型意义的工作情境或工作任务,课程内容才会具备职业效度。

  2014年《国务院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发布,推动“五个”对接。适应经济发展、产业升级和技术进步需要,建立专业教学标准和职业标准联动开发机制。学生职业岗位工作能力对课程内容改革的要求已成为必然之势。

  《高等职业教育创新发展行动计划(2015-2018年)》推动职业院校管评办分离与改革,也是基于提升学生职业岗位能力的需要,设计一个体系化、制度化的平台来支撑产教融合课程观在微观层面要深入面对的问题,以有力的外部评价与有效的内部评价相结合,把课程改革的实效落实在学生职业测评能力的高效上,形成和谐共振之功效。

  一、对岗位职业能力测评的反思

  在今天,社会的职业尺度愈加宽泛,层出不穷的新职业开始对每一个社会个体提出挑战。新职业主义的关注点从从业人员岗位技能转向不断发展变化的职业能力,强调个体适应未来社会发展的需要。在这个语境之下,职业能力测评应当如何提供新能量,为个人和社会的现实生活服务?从技能化取向的能力本位转向为职业岗位工作能力的本位,高等职业教育对高技能型人才的培养必然要指向职业岗位工作能力,依靠个体性的工作过程知识,而工作过程知识只能在具体工作过程中建构,在这个意义上,针对跨职业、跨岗位的职业岗位工作能力评价的研究成为当代一种学术范式转换,其中包括理论、方法和整体精神面貌的变革。

  职业能力测评是国际职业教育研究和革新实践中的一个重点,然而建立在朴素的主观感知和经验总结基础上的我国的实践由于缺乏扎实的理论基础和实证依据,解释力有限。受西方行为主义影响,我国对职业能力的理解与运用多是在很大程度上受到的影响,如国家职业资格证书体系采用了类似英国的NVQs(国家职业资格证书制度)和美国DACUM(课程开发)中的定义,但同时又有很多职业教育机构引进了德国建立在情境学习理论和建构主义基础上的职业行动能力和设计导向职业教育的概念。对职业能力的不同认识,演绎出了不同的职业教育课程模式、教学和评价方案,职业教育机构建立了不同的工作策略与措施。

  职业能力研究作为一门在西方二十世纪下半叶兴起的现代学术,受到形为主义与科学思潮的影响,其方法和价值取向都带有科学、中立、实证的特征,即技能化的“能力本位”,用可观察可度量的标准衡量评分者的信度,让职业能力与技能本位分享同一共相。这一时期世界各国纷纷制定职业技能标准、推行职业资格证书,将能力以事实特征反映出来,并以对错、精度、速度、工艺、程序等可量化的数据指派。其实并不是说仅仅将精力花在精确性与事实特征上,就能得到科学的结论,因为片面追求精确性反而会导致我们忽略现实生活的流变复杂,忽略职业生涯的外在冲击。

  由于将一切问题的基础奠定在了中立科学性之上,职业能力测评表面上去除了人的“内在复杂性”,也去除了人的“主体性”。但恰如从古至今的远见卓识者看到的那样,技能训练或完成任务的过程就是展开自我心灵训练的过程。在此过程中,最终得出的结论对错是次要的,关键在于,我们是否切切实实地磨炼了自己的理解力和科学探索能力——当然,这里的“科学”与中立的、实证的现代科学,已经有了本质的不同,其确切的所指是“合于事”“合于道”,而非“合于我”“合于名”。不完全是为了技能娴熟,其更高目的是营造工匠氛围,促进个人良好的技能—社会实践,并由个人上升到共同体层面的大同存异。岗位能力测评很大程度上带有“面对事实本身”的性质:不光要重视知识习得与技能获得,还必须有职业认同感与职业承诺和礼法维度的深思熟虑。在这种深思熟虑中,追求立场的绝对中立其实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彻底的中立不会创造“典范”的礼法效应,进而对我们生活品质的提高似乎不在负有直接的责任。不难想象,这种导向会让追求荣誉与人生卓越的青年学生垂头丧气。如今,学界种种披着能力外衣进行教学输出的旗号层出不穷,我们当然可以从中体会到各式各样的意图,现在的问题不仅仅是哪一方更能够吸引青年学生,而是哪一方的确更加贴合现实职业世界的真实内容。那么“岗位职业能力”应当如何进入“青年学生”,成为一种未来向度的精神动力,也就成为一个问题。

今日头条

更多>>

推荐浏览

  • 广东邮院“互联网+,创领未来”系列论坛顺利开幕

快速直达

新闻关注排行榜

热门推荐 最新推荐
关于我们 - 联系编辑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TAG标签 - RSS订阅
Copyright © 2002-2011 E132.coM. 一三二教育网 版权所有
合作:newxk@qq.com